问教丨让教材改革有实际效果,必须推进教育评价改革

来源:亿帆贷款

阅读量:82

发布时间:2019-08-29

作者丨熊丙奇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图源丨东方IC

8月27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普通高中三科统编教材有关工作情况。

从舆论的反应看,对于统编教材,关注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鲁迅作品并没有退出语文教材,鲁迅的《拿来主义》《纪念刘和珍君》等5篇文章入选。

二是古诗文的比例,如果做到弘扬传统文化与减轻学生负担的平衡。据报道,普通高中语文教材总主编、北京大学教授温儒敏介绍称,高中收入古诗文有67篇(首),占全部选文的49.3%,这里有一部分是课文,一部分是课外古诗词诵读。如果按纯课文来算,古诗文占了42%左右。其中,高中要求背诵的古诗文为20篇,如果以三年来算,平均每个学年背诵六七篇,并不是很多。

这其实涉及两方面问题,一是教材的编写机制,二是教材编写改革与减负的关系。教材编写要建立开放机制,在编写过程中,要广泛听取教师、学生家长意见,才能让教材内容更接地气;而减轻学生负担不能指望教材编写改革,只有切实改革教育评价体系,才能减轻学生负担,不改革教育评价体系,希望通过教材改革、课程改革,减轻学生负担,是不现实的。

在发达国家,教材的编写和采用机制是不同的,教材由多家出版社出版,出版之后,由学校教师委员会与家长委员会选择,是否使用,使用哪家出版社的教材。这样的教材编写、采用机制,迫使教材编写者在编写时就听取第一线教师和学生家长的意见,而不是闭门根据编写(与审核者)的喜好编写教材内容,这有利于提高教材编写质量,同时落实学校的自主权,有的学校如果对教材编写质量不满,可以不使用出版社出版的教材,而用校本教材。

我国的统编教材,经常遭遇质量与内容的争议,就因缺乏这一机制。只要出版社出版,按教育部门规定,学校就必须采用,这导致编写者在编写时并不充分听取师生、家长意见,以至于教材经常被质疑出现低级错误,一些入选的篇目(新增或删减)受到质疑。

至于寄望通过教材编写改革,减轻学生负担,这是不切实际的期待。我国基础教育的最大问题是应试教育倾向,在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之下,基础教育就是竞技教育——所有学生被纳入一个评价体系,要排出名次。学生的学业负担沉重就源于此。我国基础教育阶段进行了多次课程改革,改革的初衷均是减轻学生学业负担,促进学生素质发展,可是,改革的结果却是,选修课被必修课挤占,学校上完必修课后,再用选修课时间复习必修课,因为选修课不考,在考什么就教什么,教什么才学什么的办学环境中,谁会在乎选修课?

根据温儒敏的回应,高中要求背诵的古诗文为20篇,如果以三年来算,平均每个学年背诵六七篇,并不是很多。可问题是,对于课本选的古诗文,谁敢怠慢?结果,所有的学校可能都会要求学生背诵这些古诗文——万一在考试中考到怎么办?

虽然对于采取背诵的方式学习,很多人不感冒,而且,随着新高考改革推进,不少人认为,语文教学和考试将更重视学生的思辨能力,这些都不了解当前的考试与教学逻辑。在按总分(名次)录取的模式中,标准化考试是确保评价公平公正的基本手段,与之对应,就必然要求学生掌握标准答案,在这样的考试评价中,是很难考察学生的思辨能力的。

事实上,我一直对教材改革不怎么看好,对于我国基础教育来说,最重要的改革是落实和扩大学校自主权的改革,以及教育评价体系改革。只有拥有自主权,学校才能办出个性和特色,培养具有个性的人才。只有改革教育评价体系,建立多元评价体系,才能让基础教育摆脱应试教育,基于评价体系改革的教材改革、课程改革,才会有改革的效果。

教材  评价  效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