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经营现金流净流出3亿 9个月关店587家

来源:亿帆贷款

阅读量:28

发布时间:2019-11-05

日k线图 日k线图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曾经头顶A股体育第一大品牌光环的贵人鸟,如今却深陷亏损困境。

今年第三季度,贵人鸟实现营收11.69亿元,同比下滑49.2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66亿元,同比巨降1134.18%。此外,报告显示,2019年1月至9月,贵人鸟合计新开店225家,关闭店587家。

长江商报记者还注意到,贵人鸟的主体和债券评级均由AA-降至A,评级展望也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三季度净利润暴跌1134.18%

曾经风光无限的贵人鸟,在2019年过得不但不顺利,甚至可以用“糟糕”来形容。

近日,贵人鸟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显示,贵人鸟前三季度总营收为11.69亿元,同比下滑49.2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6亿元,同比下滑1134.18%。

财报公布后,贵人鸟解释称,部分财务数据发生较大变化主要由于原子公司杰之行、BOY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

事实上,自2014年上市以来,除了2015年规模净利润同比增长逾6%之外,其余年份公司业绩均同比下降。由于主营业务不佳,上市之后贵人鸟从传统运动鞋服向泛体育产业多元发展。但从业绩来看,多元化发展成效不显。

贵人鸟表示,融资成本不断攀升,是阻碍公司发展升级的重要因素,居高不下的利息支出在不断稀释公司利润。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因资金短缺等问题,贵人鸟今年前9个月合计新开店225家,关店587家。

对此,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除了令人失望的财务数据,贵人鸟的经营状况也堪忧,这从其连续关闭大量门店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泛体育布局生不逢时,导致贵人鸟资金压力加剧,对主业投资杯水车薪,在运动行业逐步向头部品牌、头部企业聚焦整合的过程之中,处于中末端的运动全品类大众品牌普遍经营不景气。”

近1亿元担保贷款逾期待解

除了业绩下滑外,贵人鸟还有一笔担保贷款逾期。涉及贷款逾期的公司曾是贵人鸟前控股子公司杰之行。

2018年9月,贵人鸟为杰之行在包商银行的1.3亿元授信提供担保。2018年底,贵人鸟以3亿元的对价转让杰之行50.01%股权。如果此次转让成功,贵人鸟将不再持有杰之行的股份,不再将其纳入并表范围。因此,前述的担保事项就亟待解决。

此前双方约定杰之行应确保于2019年10月10日前包商银行免除贵人鸟的担保责任。然而,截至2019年10月30日,杰之行未能按约定免除贵人鸟在包商银行对其的担保责任,且附有贵人鸟担保义务的杰之行包商银行融资余额为1亿元。贵人鸟也因此被包商银行及时履行担保责任。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还注意到,最近两年,贵人鸟不断通过出售资产来回笼资金,用募投资金补充流动资金,还准备拆借资金,可见公司资金的紧缺。

从2015年至2017年,公司货币资金分别为16.78亿元、13.92亿元、7.47亿元,截止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的货币资金只有1529万元。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13亿元,而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却高达5.83亿元。

由于债务高企,公司主体和债券评级被下调。9月16日,贵人鸟公告,公司主体被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下调评级,评级展望调为“负面”。随后,9月18日,瑞银证券发布公告 提醒投资者关注相关风险。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年初,因贵人鸟业绩亏损等原因,联合信用评级已经对贵人鸟有过一次下调评级。

“贵人鸟度过当前资本布局带来的资金后遗症尤其重要。”在程伟雄看来,“贵人鸟需要剥离不良业务及时止损,加大对主业的投入是当务之急。此外,还需要尽量迎合当下用户群体对运动方式多元化的需求,做好细分运动品类品牌、市场、用户等深耕策略才能突围。”

现金流  贵人  个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