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里话丨郑伊健为什么没有成为“第五大天王”?他说:应该的

来源:亿帆贷款

阅读量:14

发布时间:2019-11-06

划重点

  • 1演电影和开演唱会,只是帮助别人开心的工作,能让自己开心的,是“多花点时间了解这个世界”。
  • 2“以前很多艺人说,我是艺人,我去餐厅是要躲在房间里面,但是你不能一生一世都躲在这个房间里吃饭,你也可以在外面吃饭,到了一定时期会明白这个道理。”
  • 3“我觉得每一个年代不一样。现在应该把机会给年轻的新一代,人会老的,年纪会大的,所以做好自己就可以了,你用自己的能量不能改变所有事情。”
  • 4“艺人就是让你看到他站在台上的一面。你看我们这个年代的偶像,除了在演唱会上、在电影里,其实我平常看不到他,我是有这个观念的。”

腾讯新闻《星里话》

作者:邵登 责编:柳星张

时隔六年,郑伊健终于举行了个人巡演,再度回到内地开唱,一段他在演唱会上表演双手抓圆环倒立的视频引发热议。

在这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曾经的天王级巨星像是半隐退状态,就算登上娱乐版,也多是携妻子外出用餐或在户外锻炼。

这轮巡演开始前的发布会上,郑伊健没对自己留情,他调侃说也许已经没什么年轻人认识自己,所以那张捂着半张脸的巡演海报是故意为之,为的是让观众猜一猜他是谁。他说出这番话时云淡风轻,像是过去的荣光与己无关。绝不像他塑造的聂风和华英雄,现实中的郑伊健一点也不严肃,反倒是透着贪玩和中二。

用两个字定义郑伊健,你会说什么?

《星里话》会说:“英俊”,这也许多人初识郑伊健的反应。他的好友陈小春大概会说:“贪玩”,因为常常在打电话时发现他一时在埃及,一时在欧洲。

郑伊健本人呢,说的是:“好运”。

英俊、贪玩、好运,这三个关键词似乎能概括郑伊健演艺生涯的前半场。生就一幅男主角面孔,入行没几年一跃成为华人世界的顶级红星,甚至被称作“第五大天王”。而在如今的香港娱乐圈,四大天王的地位仍在,“后生”古天乐、张家辉渐渐成为旗帜人物,郑伊健却是不争不抢、安于现状。他似乎从未有过像刘德华那样做个演艺圈楷模、一辈子偶像的欲望,也没有郭富城对影帝的执念,近年间,除了《黄金兄弟》,郑伊健很少参演主流电影作品,每当登上头条,多数是又被拍到和妻子一起爬山、逛街了。

一手捧红郑伊健的王晶,曾在受访时称郑伊健是四十多岁的年龄,16、7岁的心灵。郑伊健也的确活得像个少年,四大天王纷纷做了人父,郑伊健屡屡宣称会丁克到底。他热衷游戏,甚至巡演的舞美里加入很多游戏和科技元素。发布会上,郑伊健还展现了他的“中二”一面,来自成都的歌迷向他送上代表成都的辣椒和花椒,预祝演唱会成功,他的回答是:“如果有鬼怪来,就不用怕他们了。”

很难想象,有着这般脑洞的郑伊健已经52岁了。原来,他才是那个偷偷活出了多数男性终极目标的人:有钱、有闲、走出半生仍是少年。

演唱会海报被认成阿杜:就是要让大家猜一下

采访在酒店会场的休息室进行,刚刚结束演唱会的发布会,郑伊健要面临的是十数家媒体的轮番采访。他直立着上身坐在沙发的前端,以老牌港星一贯的职业、积极态度面对媒体。这种坐姿让他远离沙发靠背,避免体态上的慵懒,拉近了与采访者的距离,也给人以舒适的谦逊感。

郑伊健不会在言语上有过多的客套,或者刻意的彰显亲和,他回答问题时略显局促又颇为真诚,认真的思考和作答让人很容易对他产生好感。

一些网友在看了他和陈小春在综艺节目《极速前进》中的表现后也有类似的感受。郑伊健在节目中展现出与急脾气的陈小春截然不同的慢性子,陈小春急躁失控时,他用默默陪伴化解,陈小春决定放弃时,他不会加以任何劝说,而是直接陪他一起转做其他项目。观众在羡慕二人的友情之余,也感慨他们没有展现出求胜欲,他们有时甚至是主动的放弃比赛,比如宁愿被罚时输掉比赛,也坚决不做活吞章鱼这类不愿做的事。

郑伊健在节目中说:“更重要的是过程。”他也提及了自己年轻时是一个面对挫折很容易放弃的人。5年前的这档真人秀给了观众一个为数不多感受真实郑伊健的机会。当见到他时,更加令人确信他处事的淡然。

采访当天的发布了郑伊健个人巡演的主题海报,海报中郑伊健一只手挡着半张脸,如果不是印着郑伊健“三个字”,人们更容易将这张照片认成阿杜。对于主持人的调侃,郑伊健说:“刚好现在很多年轻人不认识我,就让他们猜一下,这样他们见到我就会说,原来他就是郑伊健。”

郑伊健在巡演发布会上

当天的粉丝表现的极为热情,主持人说,在郑伊健最红的那些年,几乎所有女生都把他视作初恋男友,郑伊健则说:“应该不会,那时的女生应该最喜欢的是四大天王。”

王晶这样评价郑伊健:“他的外表很好,演技只是及格”,还称:“如果他花时间打磨自己的演技,那他就是下一个周润发。 ”

对于自己红过,或者不复从前的热度,郑伊健展现出了一种旁观者式的抽离感,仿佛那说的并不是自己。

“如果当年没有入行做演员,你会选择做什么?”

“Topsells(顶级销售)。”郑伊健不做思考的回答。

身旁的经纪人帮他解释称,郑伊健是一个对新鲜事物有着极高热情的人,他的家里有着数量众多的新鲜玩意儿,郑伊健确实如他所说的有成为Topsells的潜质,他会尽其所能的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安利”给朋友们。

郑伊健最新长草的是英国一家公司研发的飞行背包,价值几百万,但让他暂时没有出手的不是价格,而是技术尚未成熟:“这个东西暂时可能买不到,但我会做研究,目前还不够成功,弄不好会死的。”在说起这件事时,郑伊健的兴奋溢于言表,再问他最感兴趣的究竟是什么,他的回答不出所料:“游戏喽。”

而演戏这件事,似乎没办法满足郑伊健对新鲜和有趣的渴望。事实上,郑伊健并非如外界所说对演戏毫无热情,他说,自己有很多想要尝试的角色和电影类型,甚至已经着手准备写一个故事,他这样描述自己想要展现的情节:“天马行空的,比较抽离,不是全在这个世界,它会带你进入这个世界里,看完之后就离开,会让你了解科技发达到哪个地步,我们可以做什么事情,这个才是我喜欢的电影。”他也举例说,近期最喜欢的作品是Netflix推出的成人动画短片《爱,死亡和机器人》,共18集,18个天马行空的故事,除了这部还有《黑镜》,他认为这些作品能够带领观众走入不同的世界。

“我不喜欢无趣。”而谈及近年出演的作品,能被郑伊健视作为题材新鲜的,也仅有《我老婆唔够称》,但他又补充称:“现在甚至这个类型的电影都没有。”经纪人补充说:“其实有很多剧本来邀他,我看到剧本以后,坦白说,有些还没有到他那里,我们就给pass了,怎么可能会找他演,那个角色很boring。”

郑伊健觉得,当下并没有什么事会让他拥有成就感,他觉得每个人都只是在一个岗位上,而自己所在的岗位只是希望能帮助大家开心,至于演电影和开演唱会,只是帮助别人开心的工作,能让自己开心的,是“多花点时间了解这个世界”:“所以如果有能力的话,不一定要不停地工作,当然你要有能力,如果没有能力我们也要继续努力,但是有的话应该是拿来看多一点世界,应该永远懂得分享跟享受。”

中学毕业就开始工作,郑伊健最幸运的事还是当艺人

尽管郑伊健用关键词“好运”形容自己,但他小时候的外号却是“黑仔”。粤语里,“黑仔”用来形容一个人运气差到家,总是能遇到倒霉的事。

具体情形有:幼时的郑伊健去办事机构领取儿童身份证,排了很久的队,有工作人员来派表格,每次派到郑伊健时都刚好把当日表格发完,只能择日再来,如此往复好几次才拿到证件。“你们很难想象,我小时候发生过很多你们猜不到的事情。”

如今热衷玩游戏的郑伊健,幼时甚至没有像样的玩具,身为工厂质检员的父亲拼命工作也仅能勉强养家,一家五口挤在政府提供的“公屋”中,童年时,郑伊健最大的乐趣是跟着小伙伴一起去玩具店看玩具:“也没有坐巴士,通常都是跟几个人走去一些很远的地方看玩具,但是没有钱买啊,看完又再回家,这就是我们的乐趣了。”

日子苦归苦,但生在一个被爱包裹的家庭里,给了郑伊健最初的好运,这也让郑伊健在回忆那段贫穷的岁月时完全没有悲情色彩。

郑伊健就读于一家男校,同学均来自底层,一些人出自单亲家庭,他发现原来未必每个人的家庭都如他一般温馨:“为什么我们整整齐齐、一家人团团圆圆,原来不是必然的。”敏感的郑伊健会去想,如果哪一天回到家里爸爸或者妈妈不见了该怎么办呢?如果没有了哥哥和妹妹,又怎么办?“看到很多不同的(情况),你就会有感受,原来虽然普通,也是很幸福的。”

自己读书不好,但哥哥和妹妹都很出色,心思细腻的郑伊健主动承担了很多家务。父亲一人的收入养五口人时常捉襟见肘,看着爸爸妈妈辛苦的支付账单,郑伊健很早就尝试打工赚钱,常去的玩具店请他帮忙,一小时给三、五块钱,郑伊健通过赚零钱感受到了自己的“有用”,为了多赚一点,他甚至去借朋友的身份证去麦当劳打工。

中学毕业,郑伊健没再读书,他去应征过警察,厨师和饭店服务员,但结果最顺利的,还是应征做艺人。

郑伊健记得,当时和朋友们交了25块报名费参加一个新星比赛,他们唱了一首梅艳芳的《迈向新的一天》,本没报希望的他们在找其他工作期间接到再次表演的邀请,郑伊健赶紧把已经外出露营的朋友叫回来。一个星期后,郑伊健接到了电视台的电话,“你是参加歌唱比赛的郑伊健吗?我看你们的外形不错,有没有兴趣到训练班?”

起初,郑伊健进的是培养武打演员的进修班,除了他,班里每个人都有武打功底,加上性格腼腆不爱说话,也很难做到演员必须的“当众孤独”,让他在台上容易紧张,这导致了他在三个月的课程结束后惨遭淘汰。

无奈之下,郑伊健又去找了份工作——办公室文员,他知道这并不适合自己,百无聊赖中,“好运”再一次生效了,之前进修班的同学告诉他,艺人训练班开始招生了,考试时,郑伊健碰到了电视台的高层,对他说:“是你啊!不用考了,你过来啦。”

郑伊健终于还是走进了那间著名的造星工厂。

“觉得自己做过最好运的事情是什么?”

“做艺人吧。”郑伊健回答。

《古惑仔》红极一时,郑伊健却有些悔意:担心教坏小孩

好运总有不灵的时候。6个月的培训结束,郑伊健出演了第一部电视剧《镭射青春》,仅演了这一部戏,他就被调到TVB儿童组担任主持人。

郑伊健做过《430穿梭机》的主持人,在这个岗位上有名前辈叫做周星驰,当时已经凭借《一本漫画闯天涯》确立了无厘头表演风格。

比起做主持人或者参与真人秀,郑伊健更喜欢演戏,他说,多年后参加《极速前进》也完全是因为好兄弟陈小春的邀请,“我自己本身是不喜欢做游戏的。”

好在做了三年主持,郑伊健又被导演李国立看好,找他拍了《天若有情》,片中郑伊健出演了一个反派角色,并且是一名同性恋者,郑伊健曾坦露当时的心态:“我觉得我演不了,因为没有足够的人生经验去做这类角色;另外我之前做儿童节目,这个形象和我不符,拍一两天就受不了了。”

郑伊健在《天若有情》里演反派,戴着金丝眼镜、打扮精致、长相帅气,堪称“斯文败类”的经典形象

对个人形象的过度珍视限制了他作为演员的成就。相反的是,每当他或被动或主动卸下包袱时,都会获得一定程度的成功。

1991年,郑伊健签约BMG唱片开启歌手生涯,首张个人专辑《不要哭了》就拿下叱咤乐坛颁奖典礼最有前途新人奖,次年,他接演了个人首部电影,与刘嘉玲合作的《现代应召女郎》。

郑伊健在签了合约之后才知道片中有床上戏,逃跑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我觉得当时很后悔,如果不赚这个钱就好了,觉得糟糕了,第一部电影就拍这个类型,糟糕了!”他没有提的是,这个角色让他获得第11届香港金像奖最佳新人奖提名,而在这之后,他再也没被金像奖提名过。

郑伊健说,比起拍床上戏,当时觉得第二糟糕的事情就是拍《古惑仔》。但偏偏让他红遍整个华人世界的就是《古惑仔》。

当时的内地没有正当渠道看到《古惑仔》系列,影片的影响力通过街头录像厅、摊贩的贴画、海报、明信片里传播开来哦,那几名光着上身、举着砍刀的古惑仔形象甚至超越电影的影响力,成为了当时的流行文化符号。

《古惑仔》曾风靡一时

日后,曾经出演过《古惑仔》的演员都在不同场合中表达过对于出演这部电影的悔意,郑伊健也在某次接受采访时称:“以前我们从不知道《古惑仔》在内地有那么大影响,直到有次在内地酒店,有老师来敲门,递了封信,希望我们不要再拍了,说真的会教坏小孩。”

多年后,郑伊健、谢天华、陈小春、钱嘉乐和林晓峰再度携手,拍摄了讲述兄弟情的《黄金兄弟》,这部电影一度被视作《古惑仔》的延续,但实际上,剧中的人物完全没有古惑仔的影子,而是肩负和平使命的英雄小队。

“现在大家都明白那只是电影,我们这几个演员不是坏人。但那个时候,很多观众会觉得我们是不好的人,和电影里的角色一样做坏事,到很后来这个观念才慢慢改变。”在《风云之雄霸天下》上映后,在片中饰演聂风的郑伊健第一次来内地宣传,他发现观众为自己疯狂,也从观众那里得知,原来自己的《笑看风云》等剧早就在内地播出过,也终于放心了一些,观众并不是只知道浩南哥。

华英雄、聂风也是郑伊健塑造的经典角色

但即便如此,郑伊健也从未试图通过多与观众见面扭转“古惑仔”形象,他说:“我觉得其实我比较保守,觉得艺人就是有自己的形象。艺人就是让你看到他站在台上的一面。你看我们这个年代的偶像,除了在演唱会上、在电影里,其实我平常看不到他,我是有这个观念的。”

郑伊健为什么没有成为“第五大天王”?

郑伊健最红时有多红?

《古惑仔》系列掀起了香港的漫画改编电影风潮,分别在1998、1999年上映的《风云之雄霸天下》和《华英雄》均获得当年票房冠军,之后的《决战紫禁之巅》、《蜀山传》,让那些年的香港影坛流行着一个说法:“香港的电影特效一半用在了郑伊健身上”,郑伊健也籍此树立了阳刚、深沉的英雄形象。

有媒体统计了1985年到2005年香港十大最高票房男演员,郑伊健位列第5,粉丝将他称作“第五大天王”,张学友曾经半开玩笑的说,自己的“四大天王”席位应该让给郑伊健。

然而,这一阶段也是本土港片最后的辉煌。人才去往好莱坞以及北上内地早已成为趋势,随着CEPA协议的签署,与内地影片享受同等待遇的合拍片更是为港片提供了庞大市场。而在这些年里,郑伊健并没有在内地巩固他的地位。

郑伊健参演的电影数量并不少,甚至影片类型和角色还愈发呈现多变的趋势,2004年的《阿孖有难》中,郑伊健给出了从影以来最轻松幽默的表演,2007年的电影《第一诫》中,郑伊健甚至挑战了恐怖悬疑题材,2008年的《亲密》是郑伊健的文艺片尝试,2009年他接演了内地电视剧《霍元甲》,他甚至为了这部剧剪去长发,尝试了半秃的造型。

郑伊健扮演的霍元甲造型

但在近十年间,郑伊健愈发远离主流,那些仍能让观众看到港片荣光的合拍片里,更是看不到他的身影。而到了社交媒体的时代,郑伊健的低调更是让他淹没在爆炸的信息中,被年轻的观众遗忘成为必然。

对于“怎么看郑伊健的电影观众已经断层”,郑伊健的情绪毫无波澜:“应该的。”

“我觉得每一个年代不一样。现在应该把机会给年轻的新一代,人会老的,年纪会大的,所以做好自己就可以了,你用自己的能量不能改变所有事情。”

比起一直做一个红星,郑伊健也更享受当下的状态,他曾在多个场合说过,希望自己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以前很多艺人说,我是艺人,我去餐厅是要躲在房间里面,但是你不能一生一世都躲在这个房间里吃饭,你也可以在外面吃饭,到了一定时期会明白这个道理。”

和半退休的周润发有同样的爱好,郑伊健也会去爬山,他说,曾经在山上碰到过发哥,但和早起的发哥不一样,他更倾向于没有负担的睡到自然醒,然后再去爬山:“我上山时,见到他已经下来了。”

郑伊健蒙嘉慧夫妇经常一起爬山

和已经渐渐被观众遗忘的,或是仍然当红的港星一样,郑伊健也曾是港片辉煌时期的基石,他曾经很拼命的去拍电影,他说,拍《古惑仔》时,明明可以用替身的戏,他和一帮演员都坚持不用,“毕竟我是中学毕业,没有训练过,但我拍了很多动作片,希望自己可以做的更好。如果我演一个车手,希望真的可以做出一些动作让你相信我开车很厉害,做完之后,也希望让人家说,他就是这个角色。”

他也会后怕,一次拍马上戏时摔了下来,身后有很多马跑过,郑伊健当时真的以为自己会丧命,但没想到的是刚好能完美的避开所有危险。

郑伊健曾去瓦努阿图旅行,那是全世界快乐指数最高的地区,当地人有一个传统,从约三楼高的地方跳下去,没有保护措施,下方也不是水,而是土地,没人能确保跳下来没事,当地人相信神明会告诉他们答案。郑伊健当然没有去尝试,他的所得是:“这个世界原来很大,我看到了不同的人生,他们不一定跟我们一样。我们每一天做事情赚钱,发现原来还有很多不同的人生。”

“人生这个过程里面,我们要做到什么事情?我现在也在研究。我一直在想,没有事情有永远,但当你握在手里的时候,要会懂得珍惜。比如说很多人,我身边的一些好朋友、亲人离开了,我们会送他最后一程。但是你送他之前有没有跟他常常碰面?如果做好了,最后一天不见也没关系。”

这是不是如今的郑伊健不再拼命的原因?他没有往深说下去,而是聊起了和一班黄金兄弟的友情。

他说,他不时就会和几个兄弟有一场聚会,大家见面时不会带着家人,就是几个兄弟聊一聊最近发生的事情,“喝喝酒、打电脑、吃火锅。”

见到陈小春的儿子Jasper,郑伊健也会很喜欢,至于会不会像个普通的叔叔一样抱一抱、亲昵一番,郑伊健打破了这岁月静好的幻象:“还是不要了,的确我见到他会很开心,但还是远远的看着就好,我担心教坏他。”

他也再次坚定的说自己不会要小朋友,比起未知的未来,他还是更倾向于享受已经拥有的东西:“很多人得到了一些东西,但是不会看手里有什么,就是一直在不停的索取,但是你手里的东西都还没有享受过,其实你已经拥有了很多。”

往期回顾

星里话丨马伊琍:哪有人在爱里没卑微过,我们都可能被生活短暂打败

星里话丨秦海璐:对规矩的执着,是我们中流砥柱应该做的事

星里话丨黄奕:我没对女儿隐瞒家庭的事,也让她知道爸妈永远爱她

天王  他说  第五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