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玩极限施压的美国 却越来越靠近极限

来源:亿帆贷款

阅读量:102

发布时间:2019-08-14

原标题:爱玩极限施压的美国,却越来越靠近极限

谨防断弦。

13日晚间传来最新消息,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通话了。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表示,特朗普政府将推迟原定于下月开始对包括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在内的某些中国产品征收10% 的关税。

近期一直咄咄逼人的美国此时忽然退后一步,看似突然,却也必然。

从频频高举关税大棒,无理打压制裁中国企业,到屡次出尔反尔违反双方谈判共识,极限施压已成为美方在经贸摩擦中的惯用招数。但在多位专家看来,美国本身经济亦并非无懈可击,其一味对中国施压的同时,自己离极限也越来越近。

  四处挑事,美国“甩锅”难得逞

去年以来,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四处挑起经贸摩擦,破坏全球自由贸易、公平贸易原则,也给世界经济带来更多不稳定因素。美国这样做,图什么?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周景彤(李颖\摄)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周景彤(李颖\摄)

“美国对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发动贸易战,其实质是将国内问题国际化,转移国内矛盾和视线。”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周景彤指出,近年来美国经济出了很大问题,过度发展金融、地产等服务业,过快去工业化和空心化,贫富差距急剧扩大,经济增长成果和财富更多被以华尔街为代表的富人拥有,底层民众就业不足、收入增长缓慢,挫败感不断增强,对政府政策和现状极为不满。

然而,把锅甩给别的国家真的有用吗?答案可没那么简单。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研究员 殷剑峰(李颖\摄)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研究员 殷剑峰(李颖\摄)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研究员殷剑峰就直言,当前美国经济基本面存在三大问题,对华加征关税很可能令其自身经济先迎来考验。

其一,劳动参与率持续下降。这意味着美国经济中没有工作的人口数量远高于失业率所反映水平,也意味着家庭部门收入水平跟不上经济复苏步伐。而由于家庭部门消费占美国GDP的70%,使得该现象已成为其经济复苏根本障碍。

其二,技术进步停滞。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数据显示,2004年前后,美国全要素生产率(TFP)呈现显著下降趋势,并带动劳动生产率和潜在GDP增速持续下滑。且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今后数年内,美国潜在GDP增速还将继续下降。

其三,债务高悬而资产价格暴涨。据统计,截至今年一季度,美联邦政府债务已相当于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时的3倍,不仅严重拖累经济增长,且债务可持续性值得怀疑。此外,美企业部门负债的原因之一是利用量化宽松释放的流动性回购上市公司股票,这支撑了美国股市的虚假繁荣。

殷剑峰分析说,在经济基本面存在严重问题的情况下,美国进一步对华加征关税,将直接冲击其自身虚高的资产价格,进而引发债务紧缩、经济萎缩的恶性循环,“最后很可能是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事实上,如今美国经济复苏的表象也正渐渐褪去。二季度,美国经济仅增长2.2%,与一季度相比大为放缓。被看作金融危机警报的美债收益率倒挂现象近期也连续出现,利差一度达到2007年次贷危机以来最大值。

另据路透社报道,在本月初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接近70%的分析师表示最近的形势发展让美国更接近下一次经济衰退。

做好自己,中国经济韧性足

抵御极限施压,最需要的是定力和韧性。而这,正是中国经济的特点。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 张雪春 (李颖\摄)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 张雪春 (李颖\摄)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张雪春表示,面临美国极限施压及和巨大外部不确定性,中国的关键在于做好自己的事。

张雪春分析说,目前中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内需,对净出口的依赖度比几年前低,只要能做好自己的事,经济基本面就不会有大问题。同时,中国还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可以进一步提升的城市化及由此带来的发展空间等,未来要继续推动供给侧机构性改革,释放这些潜力,补齐发展短板。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 徐洪才  (李颖\摄)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 徐洪才  (李颖\摄)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亦指出,应对美国极限施压,最重要的是保持战略定力。

徐洪才提醒说,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整体向好,但也不能低估经济下行压力,要通过改革的办法提升内需、挖掘潜力,要进一步坚定信心,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中国是个负责任的国家,我们将一如既往保持本身经济金融稳定,为全球金融稳定、经济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受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多国央行降息、贸易摩擦加剧等因素影响,近期国际金融市场剧烈波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跌破“7”这一心理关口。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 温彬 (李颖\摄)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 温彬 (李颖\摄)

对此,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随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日益完善和市场化程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弹性也会增强,对于是否“破7”无需过度关注。

温彬认为,目前中国经济已转向内需主导型的增长模式,上半年经济运行平稳、国际收支平衡、金融风险可控,人民币汇率指数稳定,中国不会也没有必要采取竞争性贬值措施应对外部环境的变化。相反,美元指数在美联储进一步降息预期下仍有继续下跌空间,人民币对美元不存在长期贬值基础,预计人民币对美元将继续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双向波动。

极限  美国  爱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