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粤港澳大湾区跨境金融服务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来源:亿帆贷款

阅读量:91

发布时间:2019-10-12

“第八届岭南论坛”于2019年10月12日在广州举行。安永大中华区金融服务首席合伙人、候任首席执行官、候任全球执委会成员陈凯出席并以《大湾区跨境金融服务发展的机遇与挑战》为题发表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陈凯:尊敬的刘明康主席、各位来宾、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上午好!

金融学是岭南学院重要的组成部分,之前听完各位发言嘉宾的精彩演讲,关于企业的改革,法律建设的演讲,现在我想跟大家分享关于金融相关的话题。大家都知道在CEPA的框架下,其实三地金融合作是在独立推进,并且随着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的合作,以及广东省自贸区的建设工程推进,开展跨境金融业务的更多尝试。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在今年2月18日正式颁布,粤港澳大湾区从开局起步转向全面铺开纵深的推进阶段。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部分我们分为两部分,一个是近期到2022年,一个是远期展望,到2035年,规划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粤港澳大湾区的现代服务业,其中金融业的发展是首要,并且对建设国际金融枢纽,大力发展特色金融产业,有序推进金融市场互联互通提出了相关的规划和部署。

这些举措将带来新的发展和机遇,有效提升大湾区建设发展推进,对于金融服务的获取便利,7月初,广东省政府印发了关于广东贯彻落实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明确了广东省贯彻落实发展纲要的相关举措,同时发布了广东省发展粤港澳大湾区的三年行动计划,也进一步明确了广东省在今后三年在大湾区的重要任务和职责分工。

今年8月份,国务院也印发了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更有利于实施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崭新的事件,来参与本次论坛有企业家、教授、老师和我们学生,大家都希望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能够为生产经营、工作、生活提供更好的发展,而金融服务在这个过程当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随着中国40年改革开放不断发展,国内企业和居民越来越多的走出去,像消费升级一样,为了满足美好生活的需求,跨境的金融服务也不断的提升。一开始我们只是一些出境的留学服务,到现在越来越多寻求的是更高端的医疗等等,越来越多的家庭或者是企业是希望依托全球市场的开展财富的保值增值。

从企业层面来看,我们也把产品销售到海外,过渡到研发、生产,进行了海外布局,打造全球产业链,实现了全球性能产业孵化配置,这种布局一定程度上是有利于规避当前全球的贸易摩擦和争端。在这种大背景下,金融国际业务不断升级和逐步升级,金融积极也在这个过程当中

实现了国际化,在政府和监管机构的支持和推动下,尤其是CEPA的实施,其中在跨境资金的流动和跨境人民币、跨境双向的资金池等各项集资和业务,我们有沪港通、深港通以及QF、QB等等一系列的制度,丰富了境内外的投资者对于投资产品类别以及投资渠道。而深港通、沪港通以及债券通,虽然仅仅用于内地和香港,这应该会逐步扩大。

当前这种跨境金融开放创新,尤其是在财富管理,主要体现是采取管道式的流通,意思就是资金在封闭的进行,最后还会在境内。那这个跟我们国际上看到的湾区很大的不同,这个最主要是因为我们粤港澳大湾区本身的特点。首先我们是跨越三个地区,我们三个地区都是在不同的税区,我们有不同的法律制度,还有我们的金融体系以及资产货币都是不同的。

所以在大湾区我们要做到真的互联互通,遇到实际困难和挑战是不一样的。在金融领域方面,大湾区三地在市场资源和开放程度、监管和发展水平、消费习惯等等,其实都有很多的差异。就如刚刚所说大湾区发展金融市场和互联互通有很大的挑战。

还有,三地居民在金融服务方面,它的获取便利现在还是存在不少的障碍,首先在支付方面,内地居民在港澳可以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移动支付。2018年银联推行了云闪付,实现了内地和港澳跨境支付。微信香港钱包和支付宝香港钱包不久实现了,所以现在双向的跨境支付,现在在本地使用和外地使用是很大的影响。

在开户方面,居民在大湾区的另外一地要设立银行账户本身流程也是非常复杂,效率业绩比较低,比如说我们现在在做的基本上都是要做见证开户,之前内地居民可以通过见证开户在香港的银行建立帐户。中国银行近期在香港也推出一个为内地开立二类帐户,我们为香港居民在内地的二类帐户主要是绑定他做支付宝和银行支付,但是内地的二类帐户是可以合作的。至于在远程开户方面,目前内地就存在帐户是三类的分布。二三类户如果做远程开户必须要负责一类的前提下才能开户,香港本身并没有帐户分类的规定,目前已经有银行推出面向香港居民和全线上远程开户的方式,近期也在推出虚拟银行,虚拟银行最新有消息说在今年年底第一批会开展业务,但是要做到线上的远程开户还不能支持非本地居民的部分。

除了支付开户,另外一方面就是投资方面,内地投资者在内地直接投资境外的金融产品的渠道还是比较有限。比如说在证券投资方面,常见的渠道有QB、基金等等的机制,而且通常是有限额的限制。对于投资者也是有较高门槛的要求,内地投资者如果想依托香港开展更广阔的投资或者是资产配置,要在香港开户并进行资产配置,这对于港澳投资者来说,内地投资者推出的人民币理财产品,虽然是种类非常丰富,而且人民币有有不错的融资需求,假如说是港澳投资者要投资的话,现在还是没有通道。

在保险方面,由于产品的定点、标准、资产端的投资渠道等等的差别,部分的保险产品的定价在内地和香港之间有很大的差异。如果很简单的,我们单单说开放、跨境、续保不利于保险的发展。多年来内地有不少居民到香港购买保险,而且有很多在大湾区生活和工作,目前港澳的保险还是不能在内地提供,这也不便于在内地的居民续保或者是对保单进行理赔或者是投诉。

企业在跨境开户、融资、担保、资金运作方面,金融机构在跨境和营销以及资金回流等等方面也存在着较多的不便。

以上我们讲到很多的痛点,我们也探讨一下,我们是否有一些积极的方案意见?本身监管标准是港澳在内地金融产品和服务存在差异的标准,跨境金融的合作与创新要取得进一步的突破,可以考虑推动金融制度和标准对接,比如说在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可以考虑推动深港澳的金融监管准则,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开展多种模式的合作,共同搭建金融消费者权益的跨境保护平台,切实的维护三地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近期粤澳两地多个机构已经签署了粤澳地区的金融纠纷调解合作框架协议,香港在后续也会签署。

除了监管标准方面的对接方面,基础数据方面是另外一个要考虑的,比如说粤港澳大湾区的征信以及行业协会以及其他符合第三方的机构,可以进行跨境的机制,在符合内地网络安全法以及香港的条例以及澳门的个人资料的保护法以及客户数据相关的法律前提下,按照我们两个原则,一个最小的授权以及客户的规则来交换信息另外,对于专业服务在金融行业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扩大内地与港澳专业资格互认范围,推动内地与港澳人员跨境便利的执业,给予港澳的服务的规模不进行限制,允许企业在大湾区里面设立实体,以跨境执业为金融机构提供服务,比如说会计行业,会计师可以说是我们公认的专业,在国际会计准则趋同的情况下,基本上现在没有大的差异,内地跟香港在多年前签署过两地的会计审计等效联合声明,跨境执业最初在深圳前海,符合条件下的专业人士是可以当内地事务所的合伙人,这可以推广,我们也可以考虑一下,是不是可以进一步推广到其他的湾区城市,然后逐步到全国。未来的建设,可以从以下方面考虑,比如港澳会计师在内地的事务所合伙人的居留时间,现在居留限制不可以少于6个月,一方面适用于所得税的高端人才的认定是否可以进一步把这个范围扩大。还有一方面是职业资格证书的适用,一式三证是否可以进一步放宽?

大湾区的金融合作发展,本身讲,是一个动态演进过程,制度的对接,监管的协调,市场的联通以及机构方面的互设以及认证方面都是需要时间和资源来实施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假如可以更好运用科技,应该是可以促进跨境金融服务的合作和创新,拓展三地合作空间。比如说我们可以应用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金融科技帮助提高跨境贸易合作的融资成本,实现更有效的风控,同时增加服务普惠金融的能力。

对于香港来说,金融科技是有助于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领先地位,助于香港成为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但是内地方面,金融机构以及科技的企业,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投入也是非常大的,也产生了非常多的先进的财富,可以预见三地在金融科技领域有很大的金融合作的机会。另一个在湾区里面非常重要的,就是关于监管合规,由于大湾区企业,现在对外的贸易非常多,而且走出去的境外经济活动也是日趋频繁,经济和贸易制裁,这里我们可以看一下,也成为必须要考虑的新风险。

本周二10月8日,大家可能也会注意到,美国商贸部把28家中国实体列入出口管制的名单,其中包括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科技企业,外交部在记者会说反对美国的制裁或者是场地的管辖。因为一般我们讲的制裁,最基本的是讲国际机构,比如说像联合跨境的融资或者是功能,对于个别采取的一系列的好的措施,最主要的还是希望透过这种制裁可以影响外界人士限制目标的国家和地区等行动,美国的做法是单边的,假如说我们走出去有一些没有办法避免。在没有办法避免的情况下,我们唯有想办法去适应它。

对于跨境的企业来说,尤其是金融企业来说,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建立或者是完善治理框架。确定制裁的风险偏好以及到管理策略,去搭建一个制裁风险管理框架,建立好我们制裁的风险制度,只有这方面就好像刚才所说,有一些东西我们避不开,我们只有适应,在这个适应过程当中我们就要考虑以上的措施。

目前大湾区的跨境金融创新还有合作的配套机制相对是比较少的,我们去借鉴国际上的实践可以考虑大湾区跨境监管沙盒监管的机制,监管机构、学术、专业机构等支持下,我们开展了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监管沙盒的课题研究,以研究监管沙盒在解决大湾区金融市场合作方面的创新以及监管中可能起到的作用,本身也非常有幸我也承担了这些工作和研究,根据我们课题研究的情况掌握,当前每个国家和地区,尤其是各个国际金融中心,纷纷有序促进金融创新和金融科技的应用,作为提升国际金融能力。

监管沙盒也是促进合作的价值,这是源于英国的金融监管FCA,全国首次推出监管沙盒,至今为止包括了新加坡、香港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推这种监管沙盒。但是推的时候其实这些国家和地区都是摸索,怎么样才是最适合自身沙盒的过程当中也是不断优化。

这些过程当中和地区推出了监管的沙盒,形成了金融科技的监管途径,最重要的是要大大减低了落地实施的过程当中,这有助于吸引监管机构以及兼容科技公司很多促进的落地业务。从而可以优化我们创新的生态环境。在跨境的金融合作过程当中,我们也有全球的金融合作网络机制。这个机制是在2019年今年年初推出了。现在有35个国家和地区参加,包括英国、美国、香港、新加坡等等。这个对于大湾区整体以及与其他主要的金融中心在金融领域展开竞争是不利的,也不利于吸引金融主体来大湾区落地或者是拓展业务。目前香港监管局、香港证监会、保监会都推出了监管沙盒,但是他们更多偏重于自己行业的。最近有一个一点通,一点通最主要的是把监管之间联动起来。这是香港的情况。

澳门现在还没有推出监管沙盒,但是澳门监管局也在修改相关的法律以及监管的制度,方便未来推出沙盒。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建议应该我们是三地方从事内地、香港、澳门的监管机构,共同建立监管沙盒的机制。也就是说在三地分别推出自己的监管沙盒。为了降低推出的难度,初期我们可以考虑在小范围里面,先在单一的金融行业,像银行业等等推出。先在深港两地实施,或者是在深圳前海进行跨境的试验。目前深圳市政府也希望把这个事项作为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在金融领域的措施,也积极和中央、地方监管进行积极沟通和推动。

以上是我比较简单的介绍,在演讲结束之前卖一个小广告。在大湾区里面,未来服务大湾区和业务场景我们现在已经有5000多人的团队在做。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金融服务  机遇  跨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