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鼠疫患者进京前后都发生了什么 记者探访还原全过程

来源:亿帆贷款

阅读量:106

发布时间:2019-11-21

图/视觉中国

文 |《财经》记者 辛颖 孙爱民 实习记者 朱贺

编辑 | 王小

本文为《财经》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谢绝转载

11月21日,内蒙古自治区卫健委发布公告,来自锡林郭勒盟镶黄旗的腺鼠疫患者目前仍在化德县医院隔离救治,该患者的28名密切接触者中,8人医学观察期满,无发热等异常表现,实验室PCR检测均为阴性,经专家会商研究,解除医学观察;20人仍在医学观察期中。区内无新发病例。

同日,与在北京的两名肺鼠疫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北京市所有人员及46名锡林郭勒盟人员,医学观察期满,均无发热等异常表现,已全部解除隔离。

这场已经持续近一个月的鼠疫事件,正是这两位患者从600公里外的锡林郭勒盟进京求医被爆出的。

这两名中年患者是夫妻。据《财经》记者了解,患者于10月27日到乌兰察布市苏尼特左旗医院就诊,当天晚上转院至锡林郭勒医院。后由救护车送至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下称“朝阳医院”),在11月12日被确诊为肺鼠疫,随即转至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下称“地坛医院”)。这是家传染病专科医院。

全国第三例鼠疫患者出现在11月17日,一名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镶黄旗务工人员,经国家疾控中心确诊患腺鼠疫,其曾于11月5日在当地采石场剥食过野兔。国家医院感染控制质控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中心主任医师蒋荣猛告诉《财经》记者,国家级、省级专家前往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医院参与第三例鼠疫患者的救治。

截至11月21日,全国只有3例确诊患者,但依然在疾控防控系统掀起风浪。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卫健委通告称,正加强对医疗机构,特别是基层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发热病人的规范化管理。《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很多疾控专业人士整装待命,随时准备前往内蒙古协助防查鼠疫。

对鼠疫,人类一直是严阵以待。国内有疫源地为了提醒接诊医生脑中绷紧这根弦,在发热门诊医生袖扣处标识“发热”“鼠疫”两个词。

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王鑫告对《财经》记者分析,仅从动物间鼠疫流行的数据观测上,也要警惕鼠疫波及到人间,并且存在从疫源地向大中城市输入的风险。

确诊的步骤

两名鼠疫患者进京的信息,令各医院变得十分谨慎。

《财经》记者从朝阳医院获悉,确诊为肺鼠疫后,两名患者当天即被转至地坛医院进行隔离治疗,该医院为传染病专科医院。而朝阳医院则立即封闭急诊科与ICU,与患者有过接触的医务人员进行为期两周的隔离观察。当天下午6点左右,朝阳医院急诊科重新开放。

北京市高度重视。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动物疫病研究组组长何宏轩告诉《财经》记者,不但成立了防控团队,北京市重大疫病防控专家小组也启动了鼠疫防控应急预案。

一旦医院上报发现鼠疫疑似病例,“四级疾控中心属地(县)、市、省、国家级疾控系统同时可以看到。”一位国家卫健委医管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

根据《传染病信息报告管理规范》,医院发现鼠疫等甲类传染病病人或疑似病人时,应于2小时内将传染病报告卡通过网络报告。

确诊一个地区的首例鼠疫病例时,疾控和卫生系统尤为紧张和慎重。上述医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接到通知后,疾控中心会组织专家研讨和判断,在没出检测结果之前,就会准备好应急预案,相关人连夜待命,随时开会布置方案。”

同鼠疫的战斗是争分夺秒,采取属地化管理,越是基层接诊机构和疾控中心越为重要。如朝阳医院对应北京市朝阳区疾控中心。疾控中心接到通知后,2小时内必须出发前往医院做流行病学调查(主要是疫源地接触史)、采集病人样本、做检测。

一方面要抢时间,一方面保证准确性,疾控系统采集的病例样本不止一份,上级疾控中心也要再三复核。地坛医院感染病急诊值班护士告诉《财经》记者,“发现高度疑似病例会送到北京市疾控中心”。

每一级的疾控中心或鼠疫防控机构都配备鼠疫检测的设备与能力。王鑫称,疾控中心或鼠疫防控机构会备有专门的样本转运箱,医院的采样装入箱中运回疾控中心的实验室,即使遇到极端情况从几层楼掉下来,箱子内的样本都不会摔出,比移动病人的安全性更高。

“其实在活跃的鼠疫的自然疫源地,大家更为谨慎。就如何应对鼠疫,各地疾控中心每年都会对当地医生进行培训,医院内部也会有培训。”王鑫介绍,有疫源地为了提醒接诊医生脑中绷紧这根弦,在发热门诊医生袖扣处标识“发热”“鼠疫”两个词,时刻提醒医生,以免怠误漏诊。

位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东部的商都县,与化德县相邻,据该县一位医护人员透露,该院内不能做鼠疫病例的检测工作,需到当地防疫站进行检测。不过,近期医院的防护措施正在不断加强,比以前严格许多。

乌兰察布市政府网站11月21日消息,商都县设置了鼠疫防控检查站,组织民警参与鼠疫疫情设站检查,对进出辖区内的车辆进行拦截检查,进行路面鼠疫防控工作,同时依托鼠疫疫情防控临时检查点;另一县城卓资县林业和草原局也在开展了灭鼠灭蚤工作。

11月19日,苏尼特左旗疾控中心发布通告,强调预防鼠疫“三不、三报”。三不:不私自捕猎染疫动物;不剥食疫源动物;不私自携带疫源动物及产品出疫区。三报:报告病死老鼠、旱獭;报告疑似鼠疫病人;报告不明原因的高热病人和突然死亡病人。

加速诊断更关键

当朝阳医院接诊鼠疫疑似患者的样本被送往中国疾控中心检测时,据知情人士透露,疾控中心相关研究人员均为此加班。

防治鼠疫,需要两个系统的配合,医院负责诊治,疾控系统的实验室负责检测确诊,合作防止疫情扩散。

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鼠疫诊疗方案》显示:鼠疫的治疗仍以链霉素(SM)为首选,在应用链霉素治疗时,为了达到更好的预后,常常联合其他类型抗生素。“2017年马达加斯加鼠疫的治疗方案与国内的方案基本一样,以抗生素治疗为主。”蒋荣猛告诉《财经》记者,这也是国际上通行的鼠疫治疗方案。

虽然鼠疫的治疗技术较为成熟,但及时、迅捷,仍是患者保住性命的关键。统计数据显示:鼠疫不治疗病死率高达30%—60%。

鼠疫还能时不时的在人间抬头,在于鼠疫检测和诊断技术发展缓慢。鼠疫诊断标准在全球基本统一,中国也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推荐标准。

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海荣在2010年的论文中提出,国内基本上仍在使用20世纪50—70年代的鼠疫监测和诊断技术。

鼠疫的诊断标准分为初筛和确诊,从检验材料中分离出鼠疫菌作为确诊的“金标准”,而这一过程需时两天左右。

免疫胶体金检测抗原技术是鼠疫检测的经典的初筛方法,最快可以在15分钟内出结果,不过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这一技术只能作为初步筛查,不能确诊。但可以为初筛的鼠疫疑似患者在确诊前就展开针对性治疗,争取更多的救治时间。”王鑫指出。

2017年8月,非洲马达加斯加暴发的鼠疫疫情,在三个月内造成了143名患者死亡,世界卫生组织为此发布了橙色2级预警,免疫胶体金测抗原技术也在此紧急情况下被当地推广应用。

在中国,免疫胶体金测抗原技术已被建议在现场和紧急情况下使用。“这些检测技术和方法在中国基层机构都能完成,只是尚不能作为最有效的确诊证据。”王鑫说。

另一种对鼠疫疑似病例样本进行分子水平的核酸检测技术,最快可在半天内出结果。核酸检测与胶体金技术检测抗原结果“合体”,也是世界卫生组织正在讨论的鼠疫确诊方法之一。

“目前快速的免疫胶体金测抗原技术使用并不普遍,只适用于紧急情况。”甘肃省疾控中心鼠疫布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席进孝向《财经》记者介绍,当地检测动物鼠疫通常采用反向血凝检测法,约4小时能出结果。

北京距离鼠疫的自然疫源地不远,尤其在交通便利的今天。经长达16年的连续监测后,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等研究机构的结论是,北京周边已经静息良久的鼠疫自然疫源地,仍存在复燃的可能性。

在王鑫课题组所主导的一项研究中,通过2000年—2016年全国多种类型的鼠疫自然疫源地的连续监测和分析,发现人工修建水库淹没库区等自然生态改变,会成为疫源地复燃的诱因,这种改变导致的鼠疫微小疫点的聚集是静息疫源地复燃的根本原因。

“这一发现为鼠疫防治的新重点提供了思路。随着交通工具的发展加速了人口迁移的效率,首都等大型城市也存在更大的输入性鼠疫的风险,鼠疫防治是关系国家生物安全的重要因素,必须谨慎。”王鑫说道。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卫健委通告称,“严格发热病人接诊流程,未经排查确认为无传染性危险的病人,不得自行向上或向外转诊。经排查为有传染性危险的病人,就地隔离、立即报告、就地诊疗,不得人为扩大疫情范围”。

鼠疫  两名  发生了什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