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选择城市]
  • 保卫国度宪法的事情

    入冬以来,天气一直不很好。 这个北方的中原南阳腹地,积洼地里躺着历史不多见的怪异气候。先是奇冷奇冷的玻璃碴冷雨霏霏,秋的败伤席卷后落进冬日里,后是雾霾冥冥,鬼哭狼嚎北风占居屋内最怕听到的野兽狼叫。窗外的灰色从窗子向内窥探,我疲倦不堪,不得不听命这历史

    标签:

    2019-03-01 09:30

  • 我的戎装照

    我的戎装照 文/清波 新年第一天,把头发洗了又吹,取出配发几年却从未穿过的军装礼服,套身上站镜前照了又照,决意去照相馆拍张照作为留念。 回想军旅二十五载,就此将别离,应该穿一次礼服,照上一张相,也算不留遗憾了。那年配发礼服,单位集体组织穿礼服照相,我因

    标签:

    2019-03-01 09:30

  • 第一场雪

    第一场雪 文/清波 早上女儿上学走后,我偎傍电炉旁,静心阅览手机微信平台上的文章。听妻起床,打开窗帘喊了句哇,白茫茫一片,我似信非信地走向阳台。外面确实下雪了,今冬迎来的第一场雪。 我把头探出窗外,迎着轻柔的冷风,意欲欣赏雪的美景。天刚蒙蒙亮,对面高层

    标签:

    2019-02-28 21:29

  • 踏雪天平山

    12月16日初雪之后的早晨,灰朦的天空飘着牛毛细雨。丝丝凉意,点点湿气,遮不住向往大山之心,激情的火焰在胸膛里燃烧。 千瀑沟、黑龙洞是预定的线路,但乱石沟底,积雪覆盖,石面溜滑,是已知的难行。难也难不住老驴,只要到达山下,自有山路千条,胸有成竹,处之泰然

    标签:

    2019-02-28 20:30

  • 饺子的记忆

    饺子的记忆 文/清波 前几日,家中买的羊肉剩些没吃完,妻提议包成羊肉饺子,我赞同。 妻一阵忙活,剁好饺子馅。买来饺子皮,开始包起饺子。妻边包饺子,边夸我包的饺子好看。其实我是最简单的家常饺子包法,两边捏合,双手合拢,一下就能捏出个肚子。我会包的样式还有

    标签:

    2019-02-28 16:31

  • 村头的一条小河

    俺村东头一条小河从南向北一抹掠过。狭窄的河道蜿蜒迴徊,不知它的源头何处,也不知它的归宿何方。河水悠悠承载着儿时太多的梦,时涨时落的水流与一位少年的情绪一起伏动。 那年夏季的雨后,河里涨满了水,浑浊的河水快速流动着。水面上飘浮着树木、秸秆和杂草,还有未

    标签:

    2019-02-26 18:30

  • 踏着安阳的边缘行走

    秋末冬初的早晨,空气清凉,昨日的细雨把阳光漂洗得干干净净。沐着晨曦,披着朝霞,让身心在山水间自由地飞。 龙泉,具有灵性的地名,是花卉的海洋;一朵朵娇艳的花朵象小姑娘的脸庞。善应,多么朴实的佛学思想——善有善报;在佛理迷漫中生活,人们的心地应该都是善良

    标签:   

    2019-02-26 17:31

  • 知音

    有位老师曾经很惊讶地说:你的记忆力真好啊!一起旅游,别人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你都能记住,把游记写得那么详细。 是我的记忆力好么?至于旅途,大脑始终处于兴奋状态,有助于增强记忆。只要有接触,不管是面对面的交流,还是文字交流,都会记得,我把这归结于简化的

    标签: 

    2019-02-26 16:30

  • 翻开幸福的盒子

    “飞鸟说,幸福是蔚蓝的天际,游鱼说,幸福是清澈的涟漪……”在我的眼里,幸福就是盛开的鲜花,每一瓣都是五彩的缤纷。打开我的幸福盒子,那些沁人的芳香,就循着记忆的轨迹,款款地向我走来…… 时光沉淀,记忆如海,那些金色的落叶,早已被秋雨反复冲刷,而树上那些

    标签: 

    2019-02-26 14:29

  • 我对爱的了解

    在父母下班的时候,倒上一杯暖心的茶水,这就是对父母的爱。 在老师生病感冒的时候,对老师说上一句真诚的问候,老师您好一点了吗?这就是对老师的爱。 在同学哭泣伤心的时候,送上一句安慰的话,这就是对同学的爱。 当为我们付出的人有难时,我们也要去帮助。一颗有感

    标签: 

    2019-02-25 19:29

  • 青草池塘处处蛙

    池塘是镶在故乡的镜子,或大或小,或方或圆,这里一面,那里一面,把故乡照得亮亮堂堂。水边绿的青草,各色的野花,就是池塘的花环,而青蛙,就是被框在镜子里的画。 夏至一到,青蛙就迎来了它们的黄金时光,池塘里,青草中,田野上,都有它们跳跃的身影,敏捷、轻快,

    标签: 

    2019-02-25 18:30

  • “呜呜”水开情自溢

    为什么还要烧水卖呢? 那时家家户户只能用吃饭的大锅烧水,那锅里又炒菜,又熬粥,烧出来的水,味道不纯,那么,就会有这样的人,用大铁壶烧水卖。村里人需要了就去打热水。 哦,这样,那烧热水,能有啥技术含量呀? 那时的大铁壶,不是现在的铁壶模样,是上面大,下面

    标签: 

    2019-02-25 17:29

  • 拾荒女人

    我分行大楼附近有一个专靠捡拾破烂、收购废品为生的女人。她个子矮小,为人大大咧咧,说话的声音像喇叭一样嘹亮。由于一年四季里都是忙忙碌碌,那乌黑的头发下面仿佛任何时候都是冒着热气、泛着红光。 女人名叫“春妹子”,可是从来没人叫过这名字,都叫她“矮婆子”。

    标签: 

    2019-02-25 15:32

  • 我的同窗大老憨

    韩德魁是六十年代中期我小学时的同学,大家随着“韩”字的谐音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大老憨”,意思不是说他憨厚,而说他傻乎乎的不怎么精明。 六十年代那会儿,农民的孩子想离开农村,只有两条路可以融入城市,一是参军,二是升学,可是有几个普通农家孩子能得到这样的机

    标签: 

    2019-02-25 15:29

  • 我在石澳,遇见太平洋

    我坐在乱石上,迎面的海风,不断吹拂起粉色的披肩。舍友在为我拍着特写,不断呼喊着“你太美了”的夸奖。瞧她那兴奋劲儿,仿佛我还真是“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宝蓝色的海水在缓慢却有节奏地轻轻拍打着岸边。海浪声声,演奏着一首缓慢的管弦乐,演奏着不知名的乐

    标签:  

    2019-02-25 15:29

猜你喜欢